欢迎光临~东北黄烟产地直销官网!

新闻中心

东北黄烟 | 长白山人参故事之红旱伞

说这话,年头不算远,是庚子时发生的一件奇事,到如今也就一百来年吧。

那咱,在长白山下,有个错草沟村。村子里住有二三十户人家,出村往北就是错草砬子。晴天,晌午头,站在村北口往砬子上看,就见砬子尖被一把张开的红旱伞照得红彤彤的,八月节前后看得最清楚。有些人一边望,一边夸说自己的眼神好,不但看见了鲜红鲜红的红旱伞,还能看见打伞的人。

红旱伞只有住在错草沟的人才看得见,外来的人,不管眼力多么好就是和错草沟的人站在一块看,也看不着。砬子底的人,在村北口看,非常清楚。要是有人动了发财的心,想挖到它,那是没门儿。这样的人上了砬子,就是拿梳头篦子细细梳一遍,也找不到红旱伞的一点影儿。可是砬子底下,哪家要揭不开锅了,或是谁家有了病人,只要到砬子上寻找,准能得到一苗不大不小的“灯台子”、“四品叶”。拿回家,到集上一卖,换了钱,准够养家糊口、消灾治病的。所以,人们都说:“红旱伞是一苗宝参。”


几十年,上百年,从来都是这样东北黄烟夹皮沟旱烟

有个老爷爷说:“伞下站的是个长着两道长寿眉的放山老把头,他登高望远,巡山瞭哨,关照咱这村的居民呢。”老太太们却说:“你说的不对真真亮亮的,是个俊俏的大闺女,穿着月白色的褂子、红彤彤的裙子......"姑娘和媳妇们也不说老太太没看清,更不讲老爷爷不对,她们只是自己说悄悄话:“好心的姐姐打着红旱伞给咱们指道呢!若不然怎能每天采山货,都是筐冒篓流的呢!”

砍柴的小伙子们也扯着嗓子嚷嚷:“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姑娘,是个彪悍的小伙儿。雪白的小布衫,大敞着怀,紫红的胸脯露在外头,还正往这边看呢!”

姑娘们不服气,问小伙子说:“谁看见过壮实汉子打旱伞?尽瞎扯。”真是一个人看见的一个样吗?真的砬子底的人都不知道那是一苗宝参吗?不是的。他们都是心里明白,嘴上不说,怕说出来,走漏了风声,被贪财的人偷着挖了去。

人多嘴杂,怕走漏风声,却偏偏漏了风声。这一年,错草沟附近来了不少放山的把头,成帮的,结伙的,撮单棍的,有一大群。他们要爬上砬子,动手找宝啦,急得砬子底下的男女老幼直打转转。方圆五百里内最有名的老把头来了,他说:“这苗参,根根须须都连着这一方老百姓的心,谁要是财迷心窍,干绝户事,出山迷路,过海翻船,再钻老林子放山,不是叫山洪冲跑,也得叫熊瞎子舔了。”

听了老把头的话,放山的人们散了。

庚子年间,老毛子打进了东三省。有个领兵司令,是个大财迷,到处搜刮值钱的宝贝,把长白山的老山参视为珍宝。只要听说了,看到了,一棵也不放过。财主家金柜里藏的,老药铺亮匣里摆的,老百姓家的一疙瘩一块的参头参脑,他一走一过,就像狂风一样,扫个溜溜光。城里搜尽就派人进山来找,还贴告示悬重赏,非要找到几苗成精灵的宝参不可。就在这时,错草沟出了个坏人,人们平素都叫他陈四尖头。他把红旱伞的事,向财迷心窍的毛子官讲了。毛子官一高兴,亲自带上一队毛子兵开到砬子下。

砬子下的老百姓都躲了,陈四尖头围前围后,殷勤张罗着。

其实呢,陈四尖头早就对红旱伞这棵宝参起了歹心,可是众怒难犯虽说心痒痒了多少年,也没敢明目张胆去挖。偷着试过两回,都是在砬子下看得清清楚楚,可爬到砬子上之后,怎么也找不到。这回他是横了心要借老毛子的力,发这笔丧心财。

跟往回一样,不是砬子底的人,就是瞅不见红旱伞。陈四尖头看得真真亮亮,毛子官和一群毛子兵睁眼瞎一般,啥也瞅不着。按陈四尖头指的地方,老毛子们又竖杆子又吊线,爬上砬子,照旧没影没踪。毛子官发火了,举起马鞭子抽打陈四尖头。陈四尖头忍着痛,又憋出一个法子来。他和毛子官站在砬子底下,他指点,毛子官摆旗,毛子兵在砬子顶上拿着红线绳,找红旱伞。陈四尖头说向东向东,毛子官就往东摇旗;陈四尖头说往西往西,毛子官就向西摆旗。他大喊一声快拴住,毛子官就划了个大圈,然后使劲往下甩。从毛子官的千里眼里看,毛子兵像一窝蜂似的,把一棵人参围住,缠了七、八十道子红线绳。毛子官向陈四尖头伸了伸大拇指头,夸了声:“好样的!”转身就往砬子上爬,连大洋马都不顾了。陈四尖头在后面紧跟着,怕老毛子挖出宝来,不给他赏钱。

到上面一看,哪有什么人参哪?红旱伞也不见了,红线绳只拴住了一棵拉拉秧子。

陈四尖头哈腰细看,毛子官照他后腚就是一脚。陈四尖头一句话还在嗓子眼里没吐出来,就叽哩骨碌地摔到砬子底下去了。毛子官跟下去,照他下巴又是一脚。之后,他叫毛子兵放火烧山,自己捞不着的东西,也不能留给中国的老百姓。

毛子兵刚要点火,陈四尖头叫唤起来,他又看见“红旱伞”了。毛子官顺他手指的方向往远看,也看见了。在出山的毛毛道上,红旱伞呼扇呼扇地往前飞走呢。毛子官骑上大洋马紧追,毛子兵也不点火了,撒开两腿紧撵。

毛子官把大洋马抽打得满屁股鞭花,可就是追不上。回头瞅瞅,毛子兵早落得没影儿了。

出了山就是一大片草甸子,过了草甸子,就是老林子。毛子官慌神了他怕红旱伞钻进林子,再也找不见,就急忙拿出手枪,连打了六枪。

也不知是打中了,还是听见枪声吓的,红旱伞先叭嗒一声合上了,随后就连人带伞倒在草甸子当央了。

毛子官下马一看,原来是个穿红兜肚的又白又胖的小姑娘,一只手还攥着那把红旱伞。他听陈四尖头说过,这就是无价之宝--老山参。他怕碰坏了不值钱,连忙脱衣服要把小胖姑娘包上。大洋马看见红旱伞有点惊慌,一劲要跑。毛子官左瞅瞅右看看,也没个地方可以拴马,就顺手拴在自己的腿上了。他忙扒下衣服,蹲下去抱小胖姑娘。小胖姑娘眨巴眨巴眼睛,活了。她站起来冷丁把红旱伞照着大洋马撑开,大洋马“咴”地一声、转身就跑。毛子官连叫都没叫出一声,就被拖死了。军衣、小枪、大洋刀、黑皮靴,里里拉拉一趟,都扔在大草甸子上了。

陈四尖头没摔死,求人好顿扎咕,才保住了命,落下了残疾:下巴颏蹭掉了皮,再也长不出根胡子来,到老还是老公嘴;两条腿没长直,都向里弯,成了一对罗圈腿。

“红旱伞”呢,那不用问,又回砬子尖上。打那以后,它再也没有挪地方。一到秋风起的时候,它就张开了,照得砬子尖上红彤彤的一片。

肖文搜集整理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刘先生

手机:13234399980

电话:13234399980

邮箱:13234399980@163.com

地址: 吉林省临江市六道沟镇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
二维码